任正百的用人术

一次,任正非应邀和一位从华为已离职、正在创业的员工吃饭;饭后,任正非对华为人事总监说:这位员工的能力其实不比李一男、徐直军等人差,但这个人很难做成大事,即使创业,公司也做不大!
 
人事总监一脸茫然,很好奇地问任正非:“任总,您怎么知道的?”
 
任正非说:“你看他腰间挂着一大串钥匙,办公室、库房、食堂等房间的钥匙都在他那里;还有,吃饭还不到一个小时,你看他接了多少个电话?至少5个吧!”
 
任正非继续说:一个管理者,不可能事无巨细地去管一些琐事,要学会给下属放权、授权。毕竟一个人的精力和管理范围有限。这样的人很难做大事,因为他没有时间去思考战略发展层面的问题。
 
任正非创业华为30多年,他深知给下属放权、授权带来的益处,当然,这也是在多次的教训中总结出来的。
 
当初华为销售在非洲一个国家销售交换机,客户本来有意华为,但因华为前方的销售人员没有决策权,最终这个项目竞标失败,非常可惜。
 
在2002年的时候,看到手机行业发展很快,华为业务部的张利华在会上提议做手机,可任正非当时只想做通讯设备,不做别的业务,任正非还在会上说:“今后谁再提华为要做手机业务,谁就给我辞职走人。”
 
没过多久,张利华再次找到任正非:手机业务值得华为去做,消费者一般2年就换一部手机,几亿用户,这是多大的市场,而通讯设备买一次就要管很多年,虽然利润高,但更新太慢!
 
张利华冒着被解职的风险,向任正非谏言,任正非最终同意华为从事手机业务,短短10几年时间,华为手机销量快速增长,要不是芯片受制于人,华为手机成为全球第一品牌也是指日可待。
 
李一男当年出走也让任正非有所触动,毕竟27岁就出任华为技术副总裁的天才李一男,2000年从华为离职创业,还从华为挖走数百位技术骨干,最后成为华为的主要竞争对手,任正非最后不得不对其打压并收购。
 
李一男的出走让任正非意识到华为在用人、授权、放权等管理上还存在一些问题;后来孔令贤的出走加速了任正非对华为的管理改革步伐
 
孔令贤作为华为西安研究所下面的云计算工程师,因业务能力出色,被破格提拔连升3级,从普通员工到主管,可孔令贤对管理带来的迷惑和压力,让他自己备受烦恼,于是辞职离开华为。
 
孔令贤被任正非成为华为的“加西亚”,任正非呼喊孔令贤回到华为,承认华为对他的任用存在问题,为此任正非还在华为内部论坛上发了一篇关于孔令贤辞职后的感想的文章。
 
这件事发生不久,任正非立即推动华为的组织机构变革,为此他特意请来北京大学BiMBA商学院院长陈春花教授,给华为高管们带来一次精神大餐。
 
陈春花教授是国内少有的既有理论,又有丰富的企业管理实践经验的管理学教授,尤其是她在企业数字化发展和管理方面有深入的研究和实践,并多次挽救在危机中的企业。
 
72岁的任正非还亲自开车去机场接陈春花教授,当她看到在驾驶位置的任正非时,她说:“任总,您恐怕是史上最贵的司机了!”
 
对此,任正非淡淡一笑,说:能请到您来华为讲课,是我的荣幸,比起您的学识,我身上只有一身的铜臭味!
 
听完任正非的回答,陈春花深受震撼,这些年华为得到快速发展是有原因的,最起码任正非真正重视人才。
 
在华为的讲座上,陈春花一开口就语出惊人:当管理水平高于经营水平时,这个企业离亏损就不远了,华为目前就有这样的问题,孔令贤出走暴露出人才管理凌驾于经营之上。
 
陈春花接着解释:经营是目的,管理只不过是我们达到经营目的的手段。台下的华为一众高管瞬间感觉一身大汗。
 
陈春花教授建议:华为要做好以下3件事情:
1、推进数字化改革,简化组织机构,让各机构之间运转更加高效和便捷。减少管理资源浪费就是节约成本,提高工作效率也是在产生效益。
 
2、给一线员工放权,尤其是接触客户的一线员工,让他们有快速响应客户需求的权利。一切管理制度都要为客户的正当需求让路。
 
3、在华为狼性文化中,应以奋斗者为目的的绩效考核。狼性局限于员工的执行力,而以奋斗者为中心,是让员工具有老板思维。
 
华为接受陈春花教授的建议后,近些年稳居中国民营企业榜首位置,成为众多企业学习的标杆。
 
陈春花不但对华为有这样的建议,她之前还亲自担任山东六和的总裁,将濒临破产的六和在1年多的时间将销售额提升了3倍多,六和也成为中国制造企业500强。
 
2013年,陈春花接受刘永好的第三次邀请,出任新希望总裁,辅佐其女儿刘畅接班新希望,陈春花3年内将新希望转型升级,销售额和利润都双双增长。
本文来源: 每日商业报道 文章作者: 每日商业报道

声明:《每日商业报道》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下一篇